毒品法律法规logo

张彬律师:189-8000-3656

外籍夫妻无视我国法律 走私、贩卖毒品双双获刑

时间:2019-01-31 22:14:12

  为牟取非法暴利,撇下家中一岁幼子,从缅甸偷渡到中国贩卖毒品,一对外籍夫妻双双受到中国法律的严惩。2016年1月18日,我院以走私、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毛艾(音译)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000元;被告人雪梦(音译)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毛艾与雪梦自称系缅甸公民,但至今无法查明其国籍,按照法律规定为无国籍人。这是我院今年审结的首例涉外刑事案件。

  经审理查明,2015年1月26日上午,范某某(另案处理)电话联系被告人毛艾购买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1月28日下午,毛艾拿了4粒甲基苯丙胺片剂样品到范某某位于云南省瑞丽市勐典村的家中,范某某觉得质量还可以,和毛艾谈成每粒3元钱,交易2万粒,并拿了5000元钱给毛艾作为定金。1月30日晚,毛艾送了6000粒甲基苯丙胺片剂到范某某家,范某某拿了3.5万元钱给毛艾。2月3日早上,毛艾带着被告人雪梦(两人系夫妻关系)将1.4万粒甲基苯丙胺片剂送到瑞丽市老城东门路边交给范某某,范某某又拿了1万元钱给毛艾,说剩下的1万元先欠着,等把毒品卖了再拿给毛艾。2月4日凌晨,范某某将向毛艾购买的2万粒甲基苯丙胺片剂贩卖给何某某等四人(均另案处理)。当日18时30分,何某某等四人在贵

  州省盘县320国道平关毒品检查站被民警查获,当场收缴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932.5克。

  2015年春节前两天,被告人毛艾带着雪梦到范某某家要走范某某此前欠的1万元购毒款。同年3月6日12时许,范某某在家中被民警抓获。此后,范某某按照民警的安排,继续联系毛艾购买毒品。3月11日上午9时,民警在云南省瑞丽市老城东门将从缅甸偷渡前来交易毒品的被告人毛艾、雪梦抓获,当场缴获毒品鸦片4616.8克。

  我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毛艾、雪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毒品的管制法规,明知是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鸦片而走私、贩卖的行为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毛艾起主要作用,系主犯;雪梦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依法减轻处罚。毛艾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雪梦在庭审中对指控的第二桩犯罪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故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宣判后,被告人毛艾对上述判决结果表示服判,不上诉;雪梦以“其是被毛艾带来的,不知道有毒品,其行为不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为由提出上诉,上诉期满后我院将依据法律规定将本案移送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鉴于该案系涉外案件,为充分保护被告人毛艾、雪梦的合法权益和诉讼权利,我院依法为二人指定了辩护律师,并从云南师范大学及云南民族大学聘请了缅甸语翻译人员参加了庭审

  及整个诉讼过程,做到依法切实保障其各项诉讼权利,确保案件在程序上和实体上得到公平公正处理。

   法律相关知识:

  容留他人吸毒罪的立案标准是怎样的

  容留他人吸毒是行为犯。从刑法条款来看,行为人只要明知他人吸毒而为其提供场所,就可以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容留他人吸毒的人数和次数的多少、持续时间的长短并不是构成本罪的要件,仅是作为量刑情节考虑。犯罪最本质的特征是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容留他人吸毒罪的社会危害性体现在侵害国家毒品管制制度和人们的身心健康,其危害程度应当达到严重扰乱社会管理秩序,造成一定的人身损害程度。如果容留他人吸毒的情节显著轻微,则不能认定为犯罪,否则势必会出现打击面过宽,达不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三),二〇一二年五月十六日》第十一条规定:[容留他人吸毒案(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条)]提供场所,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两次以上的;

  (二)一次容留三人以上吸食、注射毒品的;

  (三)因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被行政处罚,又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

  (四)容留未成年人吸食、注射毒品的;

  (五)以牟利为目的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

  (六)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造成严重后果或者其他情节严重的。